跨国公司是怎样用专利霸权统治世界的?

跨国公司是怎样用专利霸权统治世界的?

中国企业为何频频遭遇打压?

专利竞争为什么变得常态化?

跨国公司是怎样用专利霸权统治世界的?

中国商业为何频频遭遇打压?

最近几年,关于海外实体打压中国企业的报道屡见不鲜。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,这些打压的方式也是有套路的。

第一种方式,通过行政命令。比如前段时间的TikTok事件,它在美国本土市场有1亿月活,对于年轻用户而言成了新的社交媒体,所以也就被看做“严重威胁”。米大统领对TikTok的态度也是一波三折,强制出售,还要收取中介佣金,极限施压最后被法院叫停。再比如大家熟知的台积电断供华为芯片,也是同样的配方。

通过行政方式打压,杀招干脆直接,但也很容易引起反弹,免不了杀敌八百自损一千。换句话说,这根本是大统领没有办法的办法,因为通过正常竞争已经无法阻挡中国企业的脚步。

第二种方式,跨国公司通过渠道垄断来打压竞争对手。比如大名鼎鼎的“苹果税”,苹果公司对App Store里的应用内支付都要抽取30%费用,而且必须走苹果支付渠道。

苹果宣布2019年App Store中国区创收达到2460亿美元,约合1.7万亿人民币。这些收入本来是中国开发者的合理利润,库克简直是抽佣抽到手抽筋,难怪会被各大开发者起诉垄断。但即便有各种吐槽,苹果这么多年依然我行我素,这背后就是苹果对分发渠道的垄断。其实谷歌、脸书等大流量主,也是通过类似形式垄断的。

这种方式实际上是一种渠道霸权,它是以背后的主权作为强制力收税的,只不过掠夺方式更加隐蔽。

其实还有 第三种更隐性的方式,就是跨国公司通过过度的专利诉讼,遏制竞争企业向产业链中高端发展,最终形成一种专利霸权。这种方式表面上看起来比行政掠夺文明多了,但实际上是企业在滥用专利授权,来阻止竞争对手正常的经营发展。怎么说呢?

保护专利的合法权利是无可厚非的,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中国正在快速进步。但一些外国大企业也机智的发现,只要拿起专利武器把对手告到法院,就可以在公关传播中让吃瓜群众对竞品产生污名化的印象,也可以让创业企业经不起长期法律诉讼的折腾,在市场中处于被动地位。所以,专利霸权和正当的专利保护根本是两码事,前者只是披着保护知识产权的外衣,无理的折腾和消耗竞争对手,是一种不正当的竞争手段。

在全球贸易中,专利霸权一直是跨国巨头阻击中国企业的有力武器,是压在民族品牌头顶的一座大山。巨头往往用一些子虚乌有的名义,或者夸大专利侵权的影响,来扼制中国产品走向高质量发展。它的背后还是国家间的竞争,通过跨国公司来统治世界,扼制中国的产业转型。

据商务部提供的数据:我国每年约有70%左右的外贸出口企业,会遭遇到国外技术性贸易壁垒限制,这些技术性壁垒中,大多与专利有关。实质就是西方巨头企业行使专利霸权,以此为口实打击国产品牌。而在单边主义抬头的背景下,中国企业面临的专利霸凌已经趋于常态化。

怎么看待专利竞争常态化?

为什么中国企业会成为专利攻击的靶子呢?

首先,还是因为中国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变强了,我们向高端市场转型,在全球对巨头发起了挑战。

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布的数据,2019年中国共提交了58990份国际专利申请,历史性的超过了美国的57840份,尤其是在5G专利的申请上,中国表现的更是十分亮眼。这是1978年专利组织成立以来,美国首次被拉下第一。

近年来,中国企业爆发出了惊人的研发实力,走到了世界市场的前台,市场竞争白热化,所以自然成为跨国公司围猎的对象。

其次,中国目前已经是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,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程度加深,外企不断进入国内市场,外企和中企PK的舞台越来越大,技术和产品的差距也越来越小。事实证明,专利是低成本打压对手的有力武器,它比技术投入见效更快风险更低,因此可以被常态化利用。

飞科电器诞生于1999年,在剃须刀领域跟外企形成竞争。从2004年之后,飞利浦连续8次起诉飞科抄袭专利,但最后的结果是飞科连赢了8次官司。最严重的一次起诉,一直拖到2014年飞科电器冲刺IPO的时候。我国的上市管理办法有明确规定,企业有专利等重要资产或技术存在重大不利变化的风险,不允许上市。所以飞利浦的专利起诉,直接影响到飞科的上市进程。但是飞科最终顶住了压力,2018年飞科电动剃须刀的零售占有率接近50%,把国外品牌挤下了神坛。

长阳科技生产的高分子功能膜,是液晶显示器、太阳能电池背板的关键部件,这些上游基础材料处于国际领先水平,2017年长阳科技的光学反射膜市占率全球第一。就在企业上市科创板不到一个月时,日本东丽株式会社提起专利诉讼,造成长阳科技当天股价下跌11%。案件终审判决长阳科技胜诉,外企的专利阻挠没有奏效,。

2019年11月,LG电子在美国起诉海信和TCL专利侵权。在当年第二季度的电视机出货量上,后两家公司已经处于世界第三和第四的位置,排名第二的LG感受到了竞争压力,而这又是一起目的明确的诉讼。

戴森和小狗电器之间的专利诉讼也很典型。2017年小狗电器冲击IPO之际,戴森发起对小狗的吸尘器外观设计专利诉讼。到今年7月一审判决小狗败诉,但小狗决定提起上诉。不得不说,正是由于小狗电器发展火爆,导致戴森通过诉讼来阻挠其上市,遏制发展速度。

我们介绍了这么多,你可能发现了,专利霸权背后的角力远比想象的更激烈、更残酷,既能决定当事方的命运,也能重塑整个行业的格局。中国企业近几年出海步伐不断加快,在行业的话语权不断加深,在中国企业崛起的大环境下,专利竞争常态化也就很自然了。所以,我们应该更积极的看待这种新常态,有诉讼常常不是理亏,而是你做大做强被对手盯上了。

巨头高频专利霸权下,国产品牌如何突围?

提起戴森,大家也许会想到它别具一格的产品设计,但是少有人知道的是,戴森对它的主要竞争对手几乎都发起过专利诉讼。1984年,当时还一文不名的詹姆斯·戴森把自己的吸尘器设计交给安利,结果安利把戴森的设计做成产品推向了市场,詹姆斯·戴森就把安利告上了法庭。在初尝甜头之后,戴森的专利诉讼和产品设计一起走向全世界,成为一种隐形竞争力。

1999年,戴森曾起诉胡佛吸尘器专利侵权,获赔400万英镑;

2009年,戴森起诉三星侵犯了吸尘器技术,获赔59万英镑;

2013年,戴森再次指控三星抄袭自家一款真空吸尘器的设计,之后三星因为侵犯名誉向戴森发起反诉;

同年,戴森起诉智乐无叶风扇外观专利侵权,获赔53万人民币;

2017年,小狗电器在上市阶段受到了戴森外观专利起诉。

这些案件赔偿金额很多都不算大,但对戴森来说,在适合的时间发起专利战,总能收获恰如其分的效果。

这些年,戴森起诉过很多中国本土企业。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数据,与戴森相关的侵害专利纠纷有111条记录,这一数据远多于美国地方和联邦法院的46条记录。这也说明,中国企业对戴森构成了巨大挑战。

根据中关村在线统计数据,2018年中国吸尘器市场品牌关注度,戴森以23.6%位列第一,小狗电器以19.4%位列第二。小狗电器2013年开始提交专利申请,并且数量逐年上升。2019年4月小狗电器还获得了“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”称号。截止今年2月,小狗电器申请国内外专利1115项,获得国内外专利授权799项。显然,在吸尘器领域小狗电器已经成为戴森的主要对手。

2019年詹姆斯·戴森以138亿美元身价成为英国首富,中国是戴森最重要的市场,仅2017年戴森就在中国销售超过100亿人民币。其实,我也是在准备本期话题的时候才发现,原来小狗电器成功包抄了外国巨头的后院,避免了外国企业在吸尘器领域的一家独大,这波操作猛如虎了。随口感叹一句,中国民族企业经过这么多年的自主创新,在技术实力和产品竞争力上已经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,我们未来还会在专利霸权上经历很多曲折,但是闯过险滩,便是坦途,只有纵情向前,才是唯一的生路。

更多内容还可关注bilibili同名“大白商业评论”账号

大白等你来哦~

中国人为什么越来越爱吃辣?

保险公司不停招人套路大揭秘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