脱口秀,是85后的自娱自乐?

脱口秀,是85后的自娱自乐?

脱口秀为什么走不进年轻人的心?

你看脱口秀到底在爽什么?

脱口秀演员有多赚钱?

《脱口秀大会》真的带火了脱口秀吗?

本期话题, 脱口秀一场80后的自娱自乐

脱口秀为什么走不进年轻人的心?

《脱口秀大会》第四季结束了,号称“脱口秀天花板”的周奇墨获得冠军。不过你有没有注意到,真正在朋友圈谈论综艺和演员的,大多是95前的这些人。大白没有找到《脱口秀大会》的观众数据,但找到了一份《脱口秀大会》出品方笑果文化2018年的报告。

这份报告的结论是,像《脱口秀大会》这样的年轻态喜剧,主要受众是年轻人。在受众职业分布上,83%的脱口秀受众是已经工作的人,学生群体受众只占10%,而公司中高管、企业主加起来占总受众的44%。大白哈哈大笑,这样的受众主体怕不是编辑在被窝里编出来的吧,笑果文化是不是对“年轻人”有啥误解?

所以,报告数据也在侧面反映了一个很尬的问题:脱口秀的主要受众是那些已经工作的轻熟社会人,甚至是中年人。而00年左右那些真正年轻的年轻人,是不看脱口秀的……明白了吗,脱口秀说好听了是年轻人的艺术,说白了就是社会人的艺术,是来自社会毒打的艺术。所以年轻你妹啊,还不是我们85后、95前初老人群的自娱自乐。

那么,为啥脱口秀走不进小年轻,你看看这批人气演员和他们的段子就明白了。目前这届主流脱口秀演员,同样来自85后95前,周奇墨、李诞、呼兰、王建国、思文、程璐、杨笠、庞博、王勉……总之,你能叫得上名字的人全都25岁以上,而成大腕的绝对是85后这帮人。

他们的成长经历,其实就是80后小镇青年进入大城市的血泪打拼史,最开始大家在线下剧场、酒吧演开放麦,经过5年、10年时间,嘴上磨出了老茧,才有机会登上了大荧幕。这样的成长经历,注定他们只能把自己的生活写成段子,而很难引发年轻人的共鸣。咱们Z世代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,显然Get不到你们这些老年人的苦乐啊。嘿嘿!

你看脱口秀到底在爽什么?

这季《脱口秀大会》号称最“内卷”的一季,不仅呼兰、庞博、王冕、王建国等老将云集,新人童漠男、徐志胜等也是一个比一个顶。

所以脱口秀说来说去,最后就成了生活比惨大赛。职场生活、两性话题、外貌焦虑、饭圈文化。你看程璐思文的离婚梗,王建国台上怼金主爸爸,呼兰的海归创业经历,再不济还有凑不齐小浣熊水浒卡的庞博……那些包袱背后都是社会人被毒打后的自嘲,是快节奏社会下个体愈发渺小的映射。

以呼兰的段子为例,把呼兰这三季的话题串起来,你就能勾勒出这么一副形象:海外留学毕业后在美国职场不顺,又恰逢家中老母亲炒股失败和理财产品诈骗,心灰意懒之下辞职回国创业,又碰上了职场中年危机,好不容易挣点小钱,又踩上了消费主义陷阱,就算登上了脱口秀大会的舞台,还是难逃“内卷”的命运。这根本就是给抠脚大叔看的,好吧?

你看看,炒股、理财诈骗、金融原油、职场内卷、消费主义陷阱,这都是中年人每天吐槽的龟毛琐事,但是当这些悲剧就像叠Buff一样,叠在一个面带喜感的脱口秀演员身上时,你听爽了,他也挣爽了。

其实,相比网红小姐姐来说,中国脱口秀演员妥妥都是实力派,因为他们是在荒原上从无到有、野蛮生长出来的,早在2010年前后,深圳、北京、上海有些爱讲段子的人聚在一起,自发成立脱口秀俱乐部,这也奠定了中国脱口秀发展的基石。

同时大洋彼岸的漂亮国,生化博士黄西登上了白宫的舞台,还对着一群参众议员猛烈调侃。黄西的成功,让更多中国年轻人觉得说话也能进入到主流社会,他们开始模仿海外的《奥普拉秀》《艾伦秀》。

接着有电视制作人看到了语言类节目的潜力,推出了《今晚80后脱口秀》《壹周立波秀》《郭的秀》等综艺。今天看来,是一帮相声和喜剧演员撑起了早期的电视脱口秀节目,郭德纲、王自健是说相声的,周立波是说海派清口的。原因是,脱口秀还没有成为一个行业,演员也不成熟,让素人登上电视屏幕还是很难的。

再后来,《今晚80后脱口秀》的总导演叶烽独立出来成立了笑果文化,挖掘出李诞、王建国这些还在幕后写稿的人,他们也成了笑果文化的中坚力量,慢慢才有了《吐槽大会》和《脱口秀大会》的走红。网络传播+电视化的赛制创新,让民间段子手茁壮成长,也让脱口秀成为一个公认的行业。

简而言之,脱口秀最早只是屌丝自娱自乐,各行各业的兼职开放麦,后来脱口秀综艺化,笑果文化崛起,《吐槽大会》和《脱口秀大会》走到前台完成蜕变,脱口秀被大众看到并接受。用罗永浩的一句话说就是:“贵圈要爆发了!”

脱口秀演员有多赚钱?

为什么罗永浩会说这话呢?看看他自曝的脱口秀签约费用就明白了:1年7000万-1亿!老罗放下手机走进脱口秀,终于找到了自我的美好,而随着脱口秀大火,那些出身草根的脱口秀演员也确实挣钱了。

在2020年12月《脱口秀反跨年》舞台上,杨笠发疯似的说了一段凡尔赛:我最近想辞职,因为工作是为了赚钱,而我太有钱了;呼兰也被传一小时三五百万出场费,后来被呼兰拿来写成了段子辟谣……

不过稍加盘点就会发现,这批头部脱口秀演员,早就不是那个跑场子要饭吃的年轻人了。比如杨笠,走红之后接到的品牌代言有二十多个,其中有vivo、资生堂、伊利、宝洁等大牌,当然还有你们都知道的英特尔;李雪琴也是手握美团、西门子、Keep等十几个品牌代言,还有庞博、王勉、王建国、呼兰,最少都有五六个商业代言。他们的吸金能力,堪比真正的娱乐明星。

但另一方面,作为分母的大多数,没有机会登上网综舞台的演员们,不要说赚大钱,连西北风都喝不上。骑着共享单车,每天在北京上海赶四五场演出,那是家常便饭。

何广智在《脱口秀大会》首演的开场白说,“我是一名全职脱口秀演员,一个月能挣一千五。”这何尝不是底层演员普遍的生活写照?强如“脱口秀天花板”的周奇墨,也曾长期混迹于容纳数十人,最高票价几十块的俱乐部里。对大多数演员来说,出名发财只是别人家的,他们只是混迹在大城市的温饱线上。

脱口秀大会真的带火了脱口秀?

其实中国脱口秀突然爆发,跟有一个人的关系很大,他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笑果文化创始人叶烽。大白认为,脱口秀被高估了,而叶烽被严重低估了。不夸张的说,中国脱口秀发展到今天,更像是叶烽一个人和笑果一家公司的商业成就。

叶烽1999年进入湖南广电,默默无闻做了几年选秀综艺《明星学院》,跳槽东方卫视后,参与了《加油好男儿》等节目。之后,他好像突然就开了天眼,《今晚80后脱口秀》源自叶烽的一个设想,把当时的电视台编导王自健推向台前,幕后是李诞、王建国、程璐、思文、梁海源等一批段子手。之后,叶烽成立笑果文化,李诞和《吐槽大会》被推到台前。

大白觉得,叶烽和笑果做的脱口秀网综,跟线下剧场里的脱口秀开放麦,完全是两个东西。《脱口秀大会》和几个头部演员的火爆,完全是叶烽电视化制作能力的验证,而不是脱口秀这门手艺所谓的崛起。怎么说呢?你身边的朋友有多少人看《脱口秀大会》,又有几个人去看过线下的脱口秀表演呢?

你知道北京的“单立人”吗,周奇墨、徐志胜、杨笠、杨蒙恩、邱瑞、童漠男等,这些你在脱口秀大会上看到的演员,背后都有“单立人”的影子。那么“单立人”有这么多才华横溢的脱口秀演员,为什么没有混出来呢?因为他们主要是剧场艺术,没有一套工业生产综艺内容的能力。

所以,脱口秀真的站起来了吗?我看不会的,它是依附在网综里的艺术,造星的是网综不是脱口秀,而85后也没有必要重新走进剧场。建议那些有脱口秀梦想的年轻人,三思再入行,不要白白出来做了分母。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