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易云是怎么成为网抑云的?

网易云是怎么成为网抑云的?

网易云音乐为什么依然充满消极情绪?

为什么好好听歌会导致抑郁?

网易云是怎么变成网抑云的?

网易的做法还会害掉多少年轻人?

大白本期话题,谁来按住网抑云那只手!

我是正在听歌的大白。网易云音乐最近火了,不是因为音乐,而是因为丧丧的评论,比如“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”、“有的人8岁就死了,80岁才埋”、“不抑郁的互删吧,你不觉得不好意思吗?”

看到这些悲观的评论,你会不会也觉得心情不好?最近一段时间,网易云被调侃成“网抑云”,年轻用户在网易云音乐评论区“集体抑郁”。随着事件影响不断扩大,83日网易官方宣布推出“云村评论治愈计划”。我们在钛媒体发表的这篇通稿里,找到了这样的描述:“邀请心理专家、万名心理专业志愿者加入“云村治愈所”,万名乐评达人组成云村乐评团发起乐评征集大赛,一起构建一个温暖友爱、真实有趣的音乐社区。”

为什么要把这篇稿件逐字读完呢?我认为网易试图减少负面情绪的初心是有必要的,但网易的处理方式却是非常不专业甚至是恶劣的,这样做的结果可能会伤害到它的用户,最终也会害他自己。

首先大家要建立一个认知, 抑郁症是一种精神类疾病,只有精神科医生才有资质确诊和治疗。一些电影把抑郁症的治疗方法,描述成病人躺在椅子上催眠,其实正规的治疗场景根本不是这样的,往往需要用到药物治疗,而精神类药品又是处方药,非正规机构是拿不到的。

我们没有找到有关心理专家“云村治愈所”活动的详细说明,不知道网易只是想把专家当做口号喊一喊,还是真的要请心理专家“在线治愈”。这里要提醒大家的是,心理咨询和抑郁治疗根本是两回事。心理咨询师拿的资质,是由国家人社部颁发的职业技能等级证书。

中国的精神科执业医生有严格的准入流程。必须经过国家统一考试,拿到国家卫健委统一发放医师资格证书,你才能给病人看病。

所以“云村治愈所”的做法,并不具备医学概念上的科学性,存在严重风险,可能会误导那些真正需要就医的青少年用户,让他们误以为在网易得到了专业治疗,甚至造成极端后果。

2020 8 12 日,就当舆论以为“网抑云”事件就要过去的时候,大白再次打开了这个应用。在网易云音乐App 搜索“自杀”时,弹出一个专题页面,《生活没有那么奇妙,但有你才会变得美好》,从这个页面的第二屏开始推荐音乐,打开第一个欧美治愈系歌单,63 首音乐里有23 VIP 专项歌曲。而一直到第四屏,才出现民间心理危机的干预电话。

搜索“抑郁”“死亡”“无趣”等关键词时,歌单播放几十万几百万次的比比皆是,一眼刷不到头。搜索“死亡”综合页,有首歌叫《我把死亡送给自己当做成年礼》,打开几百条评论,情绪灰暗,很多自称是未满18 周岁的未成年人。

网易云应该做的事情,是在那些年轻人搜索敏感词时,弹出来一个页面,正式、明确的告诉这些用户,如何找到正规科学的求助方式或治疗方式。或者你再自私一点,弹出一个“找不到相关内容”的页面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让有轻生念头的年轻人再来听首歌缓解一下,你再为我贡献一点用户时长,榨干他们的最后一个VIP 。请问,面对未成年人,你怎么下得去手呢?那些迷茫的年轻人是你的用户,你应该爱护他们啊。

如果你是孩子家长,花钱买来的VIP 音乐竟然是这种格调,孩子们聚集起来就谈论这些话题,你会怎么想呢?

看来,网易云音乐也只是在公关上做做样子,实际动作上却依然我行我素。发评论、搜歌单,屏蔽关键词做不到吗?不是,是因为“网抑云”这三个字根本没有打疼它,没有从社会负面舆论里吸取教训,以为对冲一下声量、热度过去就没事了。为了保持平台的用户粘性,任由情绪蔓延,不惜葬送年轻人的未来,这种无所谓的态度,才是最让人可恨的。网易能卖猪肉,可不能被猪油蒙了心啊!

网易云评论区“扭曲”的原因?

接下来我们聊一聊,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为什么会变得扭曲。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首先要了解一下,究竟哪些人在用它。网易近期没有公布过音乐用户的数据,上一次公布还是在2019 年第二季度的财报里,当时音乐的总用户数已经超过了8 亿。

第三方研究公司易观千帆的报告认为,2019 年第一季度,网易云音乐活跃用户1.1 亿;而极光大数据指出,在用户年龄占比中,25 岁以下的年轻用户高达83. 5% 。以此推算,有起码8000 多万95 后、00 后们每个月在这听歌,他们也是创作和消费这些“抑郁风”评论的主要人群。

众所周知,网易经常被网友称作“黄易”,有人说是因为段子多,雷锋多,红领巾多。网易评论区更是别具一格,庙小妖风大,开车与骚柔同在,从门户网站时代一直保持到现在。在网易新闻下边写评论跟帖盖楼,是中国青年网民茶余饭后、淡疼无聊时的一件大事。

而网易成功地把评论这个优势项目,迁移到了音乐里,让音乐软件同时保留了社交属性。以此为基础,我把网易云评论区“抑郁化”的原因分成三个方面。

第一,用户本身在左右音乐的情绪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过,在流行、摇滚、民谣等大众歌曲中,带有负面情绪的歌曲是主流。

2019 1 月,美国科学发展协会的网站上,发表了数据科学家利奥·沙米尔的研究结果。他们收集了1951 年到2016 年的6150 首上过美国百强单曲榜的歌曲歌词,并对它们进行情绪分析。最后的结论是,表达愤怒和厌恶的歌词比例,在65 年时间里大约翻了一倍,而恐惧生气等消极情绪增加了50% 以上。利奥·沙米尔说,“歌词情绪的变化并不一定是作曲家想要的东西,而是更多与音乐消费者想听的东西相关。”

2017 年,知乎网友@Clark Yu 分析了王力宏、周杰伦、林俊杰和潘玮柏的32 万字歌词,最后得出了相似的结论,在这些2000 年后出道的音乐人作品中,消极情绪歌词的占比远多于积极情绪。

当然,我很难认同这种观点,说消费者更喜欢阴暗内容,所以音乐家不得不迎合市场。万一是那位利奥·沙米尔拿了唱片公司的钱呢?但是我们至少得出一个结论,不仅是华语乐坛,全世界的歌曲歌词都在整体性调性上变消极。

第二,丧文化的流行。在以多元著称的年轻文化里,丧文化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其实细说起来,伤春悲秋本来就是年轻人的特质。(林黛玉)

每代年轻人在青春期后都是这样的。70 后赶上了贫穷落后的成长环境和匮乏的物质条件,80 后遇到了家长下岗,高校扩招,房价飞涨。到了90 后这里,面对的又是一个相对发达的中国,很多机会已经不属于他们,从前些年的葛优躺、马男波杰克,到近些年的反鸡汤、抵制奋斗逼,成年人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容易二字啊。

所以丧文化成为了相当一部分年轻人标榜个性的挡箭牌,每当遇到不想面对的困难时,与其迎难而上,不如否定当下来得更轻松惬意。

我丝毫没有宣扬这种文化的意思,而是说快节奏的社会环境下,丧文化成了年轻人用来逃避现实的一种方式,这样的年轻人在听歌时留下一些伤感评论也正常。

第三,这是一种沉默螺旋。那些编故事、装抑郁、跟风玩梗的“大多数”。毕竟什么“我今年9 岁,失恋10 年了”这种评论,不会有人当真吧?

在大众传播理论中,有一个概念叫沉默螺旋,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很多人在公开表达自己观点的时候,为了不被孤立,往往不愿意发表跟主流风向相反的意见,即使内心赞同那些少数人的观点,也会保持沉默。这样一来,就出现了弱势声音越来越小,强势声音越来越大的现象。

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勒庞在《乌合之众》里说到,“人一到群体中,智商就严重降低,为了获得认同,个体愿意抛弃是非,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。”沉默螺旋在网抑云评论里的表现就是这样。最开始的确有一些真正悲伤的用户,发表了自己的真实感受,但随着跟风玩梗的评论不断出现,越来越多人加入,花样恶搞成为主流,最终整个社区被愁云惨淡的气氛裹挟。

但这三大因素仍然是外因,为什么别的音乐平台不这样呢?还是因为网易云音乐放弃了自己的主体责任。守土有责,守土尽责,挣这份钱,就要对自己平台的内容严格把关。今天,网易已经是一家超600 亿美元市值的科技公司,体量再大,价值观不能残缺。

最后要告诉我的小可爱们,抑郁在当今社会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当你感觉负面情绪无法承受的时候,一定要去公立医院接受正规治疗。相信我,都能过去的。

(图片来网络)

请下载bilibili手机App,关注我们的同名账号:https://space.bilibili.com/92119082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