粉丝经济进入倒计时?

粉丝经济进入倒计时?

粉丝经济是怎么赚钱的?

粉丝打投有多疯狂?

偶像出道是怎么开始的?

大白本期话题,哥哥怎能没有我!

在《青春有你3》的倒牛奶事件之后,中国的偶像成长方式,恐怕要重新换一个商业模式了。从艺人出道开始,一场针对下游亿万用户和粉丝的商业盛宴,就开始了。一个个爱豆是怎么火起来的?他们背后的资本又是怎么运营和赚钱的?本期节目就来聊聊爱豆选秀那些事儿。

粉丝经济是怎么赚钱的?

这些年,歌舞选秀的网络节目实在不少,《偶像练习生》、《创造101》、《中国新说唱》、《中国新说唱》,一批批少年男女成功出道。你可能会想,网络平台得老赚钱了吧?不是,怎么能只说网络平台呢,这条利益链条上的经纪公司、音乐平台、社交平台还有广告主,哪个不是赚的盆满钵满。根据多机构研报,中国偶像经济的市场规模超过1000亿人民币,其中核心音乐层市场规模495亿。

这个市场中的每一分钱,兜兜转转,最终都来自迷恋爱豆的粉丝们。从购买节目相关产品,到直接募资投票,粉丝氪金首先成了爱豆选秀最重要的收入来源。

比如2018年的《创造101》,排名前11的选手,粉丝总氪金额高达4100多万人民币,远超市场预期。由于粉丝投票需要制作方腾讯视频的会员权益,所以101粉丝的集资绝大部分都拿来买了会员卡,也就是说,《创造101》为腾讯带来了数千万的会员收入。在节目期间,平台还能获得大笔广告收入,成团后通过B端的商业代言、影视综艺和C端的粉丝消费,继续吸金。

但大白觉得,还有更多冰山藏在水面之下,没有被看到。首先爱豆背后的经纪公司可是大赢家,比如运作超女快男的天娱传媒,旗下有张靓颖、周笔畅、尚雯婕等众多艺人,2017年天娱的艺人收入2.57亿。网上有一张图,说的是《明日之子》的出品方哇唧唧哇2018年艺人经纪收入1.57亿,这家公司还是《创造101》和《创造营2019》的主要运营方。在豆瓣上有人爆料,2018年哇唧唧哇“单是明日之子第二季广告+版权+IP变现整体收入差不多有10个亿”。

这类经纪和制作公司的核心能力,就是持续制造偶像。艺人不会永远火,但自己的艺人永远都有火的。但更让人气愤的是,某些明星和经纪公司之间有时还会联手逃税。5月12日,新华社发布微博,揭露“明星天价片酬四大洗钱招数”,比如明星成立一个空壳公司被上市公司收购,之后哄抬股价,明星套现当做片酬;或者明星干脆找人代持电影的股份,最后以分红的形式获得巨额收入。难怪一票经纪公司纷纷声明,要求粉丝“理智追星,合理表达”,知道害怕了。

粉丝打投有多疯狂?

在中国粉丝经济里,另一个既得利益者是新浪微博,对,就是那个80%用户是90后和00后的微博。可以说,微博这种社交媒体,它的场景天生就适合偶像和粉丝互动,在微博100多亿的年化收入里,有多少是Z世代年轻人充的值。

微博官方设立的社会化营销研究院发布的《粉丝经济 4.0 时代白皮书》里明确写到,微博把Z世代追星的行为叫做“养成”,00后关注的账号里63%是娱乐明星,白皮书把明星粉丝分成五级,看完你绝对涨姿势。

他们把“不作出任何的行动粉丝”称作白嫖粉,那些“在粉丝团承担一定宣传职能,比如文案分、前线分、剪辑粉”被称作功能粉。而最高级的明星忠诚粉丝被称作“饭圈高层”,他们“组织应援、维系粉丝团,一般由后援站站长、贴吧吧主、粉丝团粉头等担当”。你属于什么粉呢?

对于饭圈的高级粉丝,大白真的理解不了。不过中国饭圈确实是个疯狂的地方,爱豆后援会购买明星周边产品,帮助明星造势宣传,组织粉丝群体统一行动,后援会慢慢成了一个分工明确的组织,数据组、抡博组、打投组,都围绕爱豆的数据展开。那些听命于组织行动一致的粉丝,被称作“数据女工”。微博是追星的最大战场,为了让跟爱豆有关的微博数据好看些,数据女工检索关键词、净化、控评、反黑,她们用爱发电,免费营业。正所谓你不投我不投,哥哥何时能出头?你一票我一票,哥哥马上就出道。

为了让心爱的哥哥拿到更多品牌主代言,爱豆代言的产品她们都会买,甚至贷款举债购买。所以你知道品牌为什么爱挑小鲜肉代言,电影为什么爱找偶像演员主演了吧?后援会还可能以哥哥的名义,向粉丝筹款,但是他们的账款没有丝毫监管,最后的去向,你懂的……

微博CEO王高飞最近表态,打投的发起、集资再到宣传平台都不在微博,微博主要是这些事情的讨论平台”宣传和讨论的边界在哪呢,不过微博官方声明,禁止以为明星打榜宣传的名义召集粉丝集资,看来微博也要断臂求生了。

偶像出道是怎么开始的?

其实大白从小就有一个疑问,你娃好端端的唱歌、演戏,为什么要叫出道呢?提到女团选秀,就必须提到日本人秋元康,他是日本演绎娱乐教父级的制作人,江湖地位大概可以类比中国台湾的王伟忠。故事要从35年前说起。1985年只有27岁,当时还是电视台编导的秋元康,在节目里组建了一个针对高中女生素人的偶像团体“小猫俱乐部”。

这个俱乐部改变了传统偶像单人出道的方式,划拉一下选了几十个没有演艺经验的日本高中生,而且把整个选秀和训练过程在节目里全程播出,还会对成员淘汰更替。这个做法一下就把日本吃瓜群众看傻了,成立半年就横扫整个日本乐坛。

20年之后,秋元康再次回归,从7924个女孩中选出了24个,这个团体就是后来称霸日本娱乐圈十多年的AKB48。怎么样,听着耳熟吗,对,这就是我们现在常见的“选秀+粉丝经济”模式。

所以,粉丝经济就是一条产业链啊,从策划、挖掘、训练、制作、经纪,乃至后援会协同圈钱,这是一条龙的全方位商业计划。那些被倒掉的牛奶,只是整个产业链里的一个环节,企业用打投的方式刺激用户消费,但整个链条上吃粉丝的不是只有品牌主。

但是大白感知到,这种制造幻象、掏出粉丝最后一个钢镚的圈钱模式即将走到尽头了,国家对粉丝经济的全面整治已经箭在弦上,恐怕怎么吃进去,就得怎么吐出来了。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