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互联网为什么都在裁员?

全球互联网为什么都在裁员?

这些年你对“裁员这个词早就见怪不怪了吧,互联网又是当下裁员的重灾区。为了少付年终奖,一些大厂还会不顾吃相的年前裁员,不给补偿,先裁应届生和未转正的,整产品线一刀切裁员,不再有所谓安全岗位。其实,海外的互联网大厂这时也在疯狂裁员,你会问互联网从此不香了吗?今天大白跟你聊聊国内外互联网为什么裁员,以及中国互联网还有发展吗。

先说结论吧,国内外互联网裁员的原因根本不同,你得区分着说。简单说,美国互联网公司的裁员不是经济性,而是预防性的。长期来看,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,美国科技股受益于大衰退后的政策,也就是低利率和量化宽松给美国经济注入了宽松的资金,这些利率低的资金注入到科技行业刺激了他们发展,走完了移动互联网的整个周期。

就短期而言,新冠爆发之后,人们被迫待在家里,停止线下购物和商务活动,客观刺激了全球线上流量激增,科技公司的市值和盈利大幅增长。也因此市场繁荣刺激了他们在前期过度招聘。在美联储不断加息和科技需求转弱的预期下,科技公司自然会做出预防性的裁员。当然,你也可以理解成人力产能过剩,需要减一减速了。

根据Crunchbase的统计,2023年开年的前13天,美国科技公司就裁员超过3万人,其中包括亚马逊的18000人,推特的3700人,Salesforce的9000人。而2022年美国公共和私营科技公司的裁员超过了107000人。

听起来很恐怖吧?是不是美国经济和美国互联网崩溃就在眼前了?如果你只看国内报道的数字,确实容易有这样的印象。但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1月6日发布的数据,2022年是自1939年以来美国劳动力市场第二好的年份,当年新创造了450 万个工作岗位,仅次于2021年670万个岗位的历史第一高。当下美国就业市场的景象,并不是年轻人遍地失业,而是招工难,劳动力紧缺,漂亮国拧螺丝的人不够用了。

https://edition.cnn.com/2023/01/06/economy/december-jobs-report-final

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去年10月,对美国2022年的增长率预测是1.6%;世界银行今年1月的预测是1.9%,美国经济虽然面临高通胀风险,但目前仍处在上升通道。唉,这万恶的资本主义啥时候灭亡啊~

https://www.imf.org/en/Publications/WEO/Issues/2022/10/11/world-economic-outlook-october-2022#Gdp

https://www.shihang.org/zh/news/press-release/2023/01/10/global-economic-prospects

反观国内互联网,高频词除了裁员,还有出海,游戏、社交、电商纷纷去新兴市场投资,许多大佬也身处海外久已。过年前送出毕业大礼包的字节,网传裁员规模有1.1万人,小米被传裁员6000人。我身边认识的大小公司几乎都在裁员。这可是成千上万高端人才,背后又是还贷款、要养娃的家庭,他们的饭碗该去哪解决呢?1月16日滴滴在被下线560多天后,重新开放了新用户注册,再不开放,那些有车的下岗程序员只能去送外卖了。平台经济恢复信心,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。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在下降,国外企业市场竞争中打不过我们的,过去几年社会环境帮他们做到了。

说到这里,就是下一个问题——中国互联网的未来在哪里。这些年互联网既被当做创业先锋,产业升级支柱和造富神话,也被一些人看做青年人榨汁机,福报业障和割韭菜圈钱的修罗场。互联网是不是高科技企业,还只是提供娱乐和生活服务的低端服务业。到底哪个才是互联网未来的样子?

这个问题的本质是,在中国高质量发展过程中,互联网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。在《技术的本质》书中有个观点,“新技术并不是突兀的产生,而是来自于现有技术的组合和合成”。什么意思呢?新技术像一个不断加码的乐高积木,是在各种旧技术基础上叠罗汉产生的。

比如现在最热的自动驾驶技术吧,它不是一个叫自动驾驶科学家造出来的,而是由视觉感知系统、图像识别和自动控制等众多学科拼装起来的。单说图像识别,需要海量图像数据、强大的深度学习和神经网络,以及科学家编制的算法。而这些人工智能技术是离不开大数据和云计算的,互联网就是最早进入和拥有核心技术的人,说互联网是自动驾驶技术的基础,也毫不过分。国内外自动驾驶技术的领先者是百度和谷歌,不是汽车企业,因为搜索的本质是信息的识别和理解,他们积累最多,应用最早。

说到这里你明白了吧,互联网技术又是通往其他信息技术的底层和桥梁,没有一块积木是搭在空气中的。消费互联网只是你能感受到的应用层,点外卖和打车对你生活的改变,相对于技术发展的星辰大海不值一提。互联网公司基座下隐藏的技术力量,以及创新研发拼图,就是这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。发展数字经济,离不开互联网公司和他们的技术。

这些年,互联网公司背上了极大的道德压力,迅速创富和极度内卷并存,这其中有公众误解,也有刻意抹黑。要知道,搞新技术研发投入和互联网上市变现本来是一件事,让马跑得快和让它吃得饱也互为因果。掌握先进生产力的人应该先富,他们创造的社会价值必然带动社会共富。如果不允许效率优先的激励方式,不允许技术和资本作为分配条件,就不会有人愿意做技术研发和创新。

技术创新的主体永远是企业,互联网企业作为新生产力的代表,对高质量发展发挥着中坚作用。要让互联网和科技企业成为技术创新的主体,以市场需求为导向,让市场激励起作用。发展数字经济,要尊重市场,尊重常识,允许企业家实干,也要允许创业家发财,抵制那些妖魔化的倾向。

互联网对就业的促进作用无需多言。并不是互联网企业扭曲劳动力价格,抢了实体经济的就业人口,恰恰相反,由于中国农业和工业的生产力进步,富裕出来的劳动力只能通过现代服务业实现就业。无论高端人才向往的信息产业大厂,还是以数量取胜的低端劳动服务业,都关系到民生之本。在实体经济供应链外迁的不利背景下,必须稳定住互联网提供的大量就业岗位,这是我们的产业结构和就业结构决定的。

互联网不是社会内卷的本质诱因,更不等同于低端产能。相反,我们还需要互联网提供更好的技术创新来打破内卷,为实体经济转型提供技术动能。而且互联网需要升级自己的产品供给,说白了吧,你用的微信、抖音、微博是好多年前的产品了,大厂垄断了产品话语权,创投也没有信心投资新产品了。但未来的社交电商产品长什么样子呢?需要有人做新的产品,互联网行业仍然需要产品供给侧的更新。

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,要“支持平台企业在引领发展、创造就业、国际竞争中大显身手”,2023年本该是开局之年见真章的时候。但中国的互联网和科技公司不断裁员,这是行业下行和收缩的标志。作为农历虎年的最后一期视频,大白大胆呼吁,你我应该汇聚更多正能量的共识,停止污名化互联网,让中国互联网和科技企业有喘息之机。在新的一年,赢得像海外公司一样平等的发展机会,未来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,造福社会。

最后,祝大家新春快乐,恭喜发财!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