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,你内卷了吗?

今天,你内卷了吗?

什么是社会的内卷化?

内卷是不是个伪概念?

我们怎么才能跳出内卷?

我是正在滚利滚去的大白。如今,张口不来马保国,就不好意思说自己上网;谈话不提内卷,就没脸说自己混职场。今天,我们就当下席卷各行各业、高度概括打工人生存现状的内卷概念,略谈三点。

01

什么是社会的内卷化?

内卷的概念,最早出现于美国人类学家吉尔茨的著作《农业内卷化》中,书中用“内卷化”指一种社会或文化模式在某一发展阶段达到一种确定的形式后,便停滞不前或无法转化为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现象。

之后,中国的历史社会学家黄宗智,把内卷化这一概念用于中国经济发展与社会变迁的研究。大家知道,增加土地的肥料和劳动力,可以增加作物产量,但是产量不会随着劳动力的增加而无限制的增长,他把这种边际效益递减的方式,也就是没有发展的增长叫做“内卷化”。

内卷,仅从字面意思理解,也很形象,一个物体不停地摄取营养自我生长,不断拓展边界,结果发现那边界不再扩展了,把自己卷了起来。以前公司业务随便增长50%,还嫌不够快,现在能有增长就欢天喜地了。所以同志不仅仍需努力,还需加倍努力,不然就被挤下船去。你能996,我能715,内卷化开始横行office。但是不论多么辛苦,你能拿到的利益一直就那么多,因为社会的总利益没有增长,只是所有人更拼命罢了。

但这些解释都不如经济学家的眼光毒辣,用两个经济学概念就能看清内卷化:一个叫激励相容、一个叫租值耗散。激励相容,意思就是把打工人的个人利益与公司利益挂钩,这种制度安排,让打工人得以通过努力,最终写就一段上市套现迎娶白富美的现代喜剧。比如曾有媒体报道过阿里巴巴总部的下班时间集中在晚上十点,大家为什么这么拼呢?为了公司的市值,为了自己的KPI,拼命几年就可以在杭州买房了。而租值耗散,则是在没有约束的竞争使用中,资源价值下降消失。比如,你做的设计客户不满意,这时你改了A版B版C版,最终版、真的是最终版,但是客户最后说还是用第一版吧,你所做的这些工作没有创造新的价值,但如果不接这位客户爸爸的活,你们公司就会垮掉你就会失业。激励相容和租值耗散,解释了内卷化的前后的两种现象。

举个例子,多年以前我曾在某电视台的新闻中心工作,第一年台里给的预算每天要做出3个小时的新闻节目,可到了第二年台里的总预算没变,节目时长每天增加了1小时,这意味着记者要拿到同样的稿费,每人每天就要增加33%的工作量。对于记者来说,这就是内卷现象。它背后的本质是电视媒体产业受到互联网的竞争压力,逐渐萎缩和衰退,这条大船一天天下沉,船上的人只能争夺越来越狭小的生存空间。不论怎么努力,都无法突破天花板的极限。说到这里你应该听懂了吧,内卷就是穷忙,活越来越多,加班越来越晚,但是收入没有提升,干到退休也凑不够房子首付,就卡在那个位置上不去下不来。

0 2

内卷是不是个伪概念?

那么,内卷的问题又是怎么产生的呢?首先讲一个段子。“三个人坐电梯从一楼到十楼。一个原地跑步,一个做俯卧撑,一个用头撞墙,他们都到了十楼。有人问他们是如何到十楼的?一个说是跑上来的。一个说是俯卧撑上来的。一个说是用头撞墙上来的。”其实,他们都是坐电梯上来的。

过去几十年,中国GDP的快速增长主要由三个红利驱动:人口红利、技术红利,全球化红利。然而,当下技术红利的边际效应大幅衰减,对消费的刺激效应,对传统产业的改造效应越来越小,因此,带来的行业增值也会相应变小。2019年中国的额总和生育率已经不到1.5,远低于维持世代更替的的2.1,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龄化成为社会现实。同时,全球化红利也遭遇很多不确定因素,懂得都懂。所以,你以为是自己努力不够、运气不好,但其实是电梯停了,激励空间没有了。为了电梯内部那点点空间,无数聪明人竞争、奋斗、挣扎。

回到1978年,中国GDP总额仅为3679亿元。而到了2019年,这个数字爆发式增长到超过100万亿元,名义GDP增加200多倍。新技术出现,制造出新的需求和行业,大量农民进入工业和城市体系,构成职场金字塔的庞大基底,管理岗位如雨后春笋批量诞生。也就是说,在中国工业化发展的早期进程中,如果你在大企业、尤其是互联网企业,只要你够聪明、够勤奋,那么按部就班就能脱颖而出,随着公司爆发式发展,而获得高工资、股权、分红。对于那时的年轻人来说,奋斗是广阔天地,干就完了。

马克思早在《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》里说过,“工人生产的财富越多,他的产品力量和数量越大,他就越贫穷。”在新技术红利下,新商业模式赢者通吃,放大了“替代效应”:如果当不了赢家,损失很大,如果当上了赢家,收益非常大。新技术加速了社会财富的洗牌,成功人士、互联网新贵也不敢放松,都是工作狂,全年无休。

在老板之下,股份、期权、奖金、分红等财富效应激励着公司高阶人员加班。这个趋势,半强制性地带动企业内部的普通员工。同时,高收益的企业加班,进而带动其他公司跟随——你的甲方金主天天加班,你必然也跑不了。财富效应的涟漪就这么扩散,不过,边缘的人没有财富效应,只剩下加班。所以,996是福报吗?对于一小撮人来说可能是,你得到的可能只有焦虑。

另外,中国的内卷很大程度是因为陷入了高度一体化的竞争。中国社科院的杨可研究员有一篇论文叫《母职的经纪人化》,讲述中国妈妈慢慢变成了孩子的经纪人,会在一个孩子身上越做越细,陷入无意义的精益求精,无限增加投入却不清楚产出在哪里。比如,你看看各种火热的少儿培训班和K12课外教育,就知道中产父母对于同一个目标的追逐。

为什么会走进这么一个高度耗能的死胡同呢?社会目标高度一体化带来的群体压力。我们靠着一种简单的上升逻辑,挤到同一个地方,接受同一种生活方式。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,所有中产家庭都认准一个目标冲刺,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他不掉你掉。

0 3

我们怎样才能跳出内卷化?

眼看内卷大潮一浪高过一浪,你参与其中就得拼了命的卷起来,你退出了还有更优秀的人才候场,年轻人裹挟其中,进退不能。普通人要想改变这种越努力越糟心的状态,通常只有三种选择:

第一,既然拼了命成功的只是偏差下的少数幸存者,那我就干脆躺平任嘲,做一个佛系青年。看看彼岸的日本,“平成废宅”还未远去,“令和猛汉”已经流行。比起平成低欲望一代的年轻人,令和时代的汉子干脆让美丽成为存在的意义,表面看是人废了,实质是整个社会在衰退。如今,你也不为物质牵绊、不被消费主义欺骗,以佛系心态追求极简生活,“躺在地上等待摩擦”也不失为当代青年反卷生存方式之一。

第二,打不过就加入,只要我卷得够快,把别人比下去我就赢了。如果选择第二条路,首先就要有承认自己是“奋斗X”、“社畜”的觉悟。走这条路的人说白了,是当老虎出来吃人的时候,满脑子想的是只要跑得比别人快就行了。早前,杨天真一句为什么不能为了工作牺牲身体的发言引发热议,而她之后发表的九个字箴言“我选择、我牺牲、我承受”,想必也是不少“奋斗X”的觉悟,但这条路的叙事显然逻辑不是“我秃但我变强了”,前提是,确保自己成为万中挑一的幸存者。

第三,电梯停顿,你只能走出电梯,肉身逃离内卷让人均资源变多。第三条路则试图通过“向外看”的方式,开拓新的市场来获得更多发展资源。“开拓非洲”、“冲向美洲” 就是一种逃离内卷化的表述。放眼望去,中国大多数中产家庭,辛辛苦苦一辈子送孩子出国读书,在读书深造的表面意义之外,背后未尝不是让孩子逃离内卷的方式。到人均资源相对充裕的异国他乡,最终让手头有更多可支配的休闲时间,过上酒足饭饱闲云野鹤的生活。

即便在经济停顿期,乃至倒退期,总有人成功发财,但都是偏好风险型的人,也就是所谓的企业家才能。简单的说,这种人需要具备整合资源、聚合人脉、发明创新、判断决策、承担风险的能力。企业家才能不一定必须创办企业,哪怕只是做了一个微商、一家淘宝店、一个微信公号。只是电梯之外,是冒险家的乐园,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白骨累累之地。

你属于哪样的人?选择走出电梯?还是选择深度内卷?欢迎大家一起交流。

更多内容可关注bilibili同名“大白商业评论”账号

大白等你来哦~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